2016-02-11

CWT41《新刊》監獄裡的鬼魂+《新品》2016台曆

监狱
鬼魂
變形金剛 IDW
霸王/福特 AU小說

在天台的入口處,那扇被卡住的門口面,光線非常差,但是可以辨別出在那片黑暗之中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正走出來,雖然非常不清晰,但是福特知道那就是折磨他的瘋子...他就在他身後!

►作者:天生弱虫
►封面:Koch

►規格:約10萬字,簡體中文A5本
►內含:正篇+補完+番外
►欲讀正篇請往TFS 【IDW】监狱里的鬼魂

►預定CWT41販售
►售價:270NT

點擊觀看第一章試閱 Update!




【2016 Sexy Transformers Project】
2016變形金剛台曆


◆ 13頁雙面彩色印刷桌曆(含封面)
◆ 立起高度約20公分
◆ 圖面尺寸11x18.2公分

◆ 售價:NT 200
◆ 13 double-sided printing pages (including the cover)
with 2016 calendar.
◆ Product size: 20 cm tall. (7.8")
◆ Picture size:
11 X 18.2 cm (4.3" x 7")
◆ Price: $8.25








試閱:【IDW】監獄裡的鬼魂 - 第一章
CP:霸王/福特
作者:天生弱虫
01

說了大半天才和管理人員說通關係,福特裝好他的攝影設備一早就趕來了這座早已廢棄的監獄。

作為一名攝影師,福特很早就有拍攝一系列廢棄建築的願望,他前不久剛去了水晶城遺址,拍攝的作品大受好評。一家專業攝影雜誌找到他和他簽約,並給了他相當大自由發揮的空間,儘管每次還是要和編輯口舌半天他們才會刊登福特選中的照片。不過福特對此已經很滿意了,尤其當他要闖入被列為禁區的廢棄建築拍照時雜誌社給他的證件還是給了他一定方便的。

這次他選擇了一座廢棄已有一個多世紀的監獄格拉斯9號,官方說法是因為監獄管理人員的疏忽引發了大火,燒死了約有一百名囚犯才關閉的,但民間傳言並不是這樣,光福特聽到的就不下十餘種。政府在裡面搞秘密試驗、裡面藏着大規模殺傷武器、所有的囚犯其實都是外星人等等,說什麼的都有,甚至有人說裡面住着惡鬼,每當有外人闖入他就會現身,用盡一切殘忍手段折磨入侵者,直到他的火種熄滅。它們全部都是一些荒誕不經但聽上去很刺激的流言,福特認為當地政府把這裡開發成旅遊景點也不錯,不過那樣他就沒法一個人在這裡靜靜拍照了。

福特在監獄門口變了形,他今天只是來採風,並沒帶多少東西來。監獄的大門已經被破壞,聽說是百年前的爆炸導致的,不少囚犯趁亂逃出監獄至今仍未抓獲,當然這也只是另一個傳言罷了。福特在大門前拍了張照試了下光線,然後拉開警戒線進到了這座流言漫天的監獄。

監獄的正門已經被堵死,福特不得不從一旁的窗戶爬進去,他的履帶幾次卡在窗戶框上,他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擠了進去。

監獄內部的採光遠不如外面,現在是早上還好,但昏暗的光線還是影響了照片的細節,看上去像是一個冒險者的拙作而非出自專業攝影師之手。看來只能等正午了,福特想。他捧着相機繼續向裡走,所有的電子鎖都壞了,他可以在裡面自由探索。外面的走廊還算乾淨,除了地面落滿了灰塵以及一股難聞的鐵鏽味,其他的看上去都還不錯。福特在裡面轉了幾個彎後有點兒迷路,不過他很及時地在一間獄警的休息室裡找到了監獄的地圖,上面很清楚地標明了監獄每個區的劃分以及作用,摘除火種存放區?那可真不人道。

福特去那個存放區轉了轉,越往裡牆壁上火燒的痕跡就越明顯,有的房間整個都被燻黑了,看來官方說的那場大火也不是杜撰的。火種存放區已經沒有任何東西了,福特尋找了一番並沒有像他期待的那樣發現一兩個倖存的火種,空的火種倉倒是一大堆。福特為這些人惋惜,災難發生時他們連用來逃跑的身體都沒有,生命就那樣無助地在小小的匣子裡熄滅了......不過這些罪大惡極的傢伙死的毫無痛苦也沒什麼可抱怨的。

福特在火種存放區拍了張照就離開了,這裡的光線更暗,照片的細節全是模糊的,拿去當恐怖遊戲的場景倒是不錯。福特想起有人拿他之前的作品做的小遊戲,質量倒是不錯,只可惜侵權了。

整座監獄的內部都太暗了,而福特又沒有帶照明設備,他打開地圖打算到外面去拍幾張,他發現自己現在的位置離出口太遠,到天台的路倒是很近,他可以從那邊下去到囚犯的活動區。

通往天台的門被卡住了,上面還掛着警示標語的牌子,好在福特力氣夠大,用力踹了幾腳也就把門打開了。在昏暗的環境裡待了太久,門被踹開的那一刻福特不得不遮住了他的光學鏡。在光學鏡重新聚焦後福特抬頭看了眼太陽的位置,已經是正午時刻了。這讓福特有些擔心,他在裡面完全沒感受到正午該有的光線。

但願明天有所好轉,福特在芯裡默默祈禱,他走上天台,四處打量了一下。室外的溫度已經上來了,和建築裡的陰冷完全不同。天台上非常空曠,從上往下看,下面也有很大的空間。福特打開鏡頭蓋,對準活動區拍了幾張照片,他看了看又把它們一一刪掉,這裡太過清淨,沒有廢墟的感覺。福特把活動區從他的取景名單上划去,又看了看太陽的位置,打算今天就先到這裡,明天再來正式工作。

一陣風從福特背後吹過,裡面夾雜着血腥味,福特抽了抽鼻子,他想大概是監獄裡的鏽味飄上來了,並沒有過多的在意。他打開地圖確認下去的出路,他記得是可以從天台下去的,他有些偏頭疼,這讓他有些芯煩,這些作息不規律的老毛病總是給他帶來更糟的脾氣。

「到盡頭,左轉,然後......啊!看在普神的份上!」福特的頭越來越疼,他敲了敲自己的頭雕,但那毫無作用,反而加重了頭疼。

「真要命!」福特扶住自己的頭雕,頭痛影響了他的視覺系統,音頻接收器裡也出現了雜音。他的腳步變得沉重,燃料箱也像是灌進了酸液。他知道自己有偏頭疼的毛病,但都沒有這次嚴重。

每一步都變得異常艱難,福特把相機護在懷裡,咬着牙走到了天台的盡頭,但當他要左轉時機體無法承受巨大的痛苦,連一個警告都沒有他就下線了。



福特艱難地上線,準確的說他是被吵醒的。

他還打不開光學鏡,但他能聽到嘈雜的人聲,有成百上千的人在他周圍不停叫喊。福特的CPU無法處理這些信息,這和他下線前所處的環境大相逕庭。福特聽到一個聲音,就在他不遠處,他像是所有人的中心,像一個邪教的傳教士那樣在高聲宣揚自己的教義。福特掙扎着打開他的光學鏡,他看到一個和他差不多高的藍白色機體站在眾人之前,聲稱將要將自由交於他們。

福特想要站起來,他想離開這,至於為什麼原本空無一人的監獄突然擠滿了人他不想深究,他只是本能地察覺到這裡有危險。福特有些慌亂,他只是一個來取材的攝影師,並不想捲進什麼可怕的麻煩之中,但是他的機體一動不動。福特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他昏了過去,醒來就變得傷痕纍纍還有一群來路不明的傢伙聚在他的四周。突然,那個陌生地藍白色機體將他提了起來,他的力氣是那麼的大,提起福特這樣的大型機對他而言輕而易舉。福特想要尖叫,這個藍白機體散發的氣息令他恐懼,但他叫不出聲,他連尖叫的力氣都沒有。

「比如......咱們現在就玩個小遊戲,」福特被拉到了那個陌生人的身邊,他脫臼的肩膀擦在那具機體的胸甲上,「我把巨無霸福特交給你們,只要不弄死他你們怎麼玩都可以。」

——什麼?!

福特不敢相信他的音頻接收器,他完全不認識這群瘋子,他也不想和他們接觸,他為什麼要遭受這樣的對待?他想掙開身旁的瘋子的控制,但在他有任何動作之前那個藍白機體的傢伙已經如他所承諾的那樣將福特扔進了人群。

無數隻手撕扯他的機體,本就殘破的外裝甲被徹底掀開。無止盡的謾罵和嘲諷塞進福特的音頻接收器,身後的履帶被撕碎成一節一節,受到重創的關節也被利器打斷。

恐懼將福特吞沒,到底發生了什麼?這裡的每一張臉對他而言都是陌生的,但是為什麼他們全都帶著憎恨帶著厭惡以及幸災樂禍的眼神,以最野蠻的方式對待他?

他試圖逃出人群卻被蠻橫地抓回去,折磨他,侵犯他。

那個藍白色的機體站在上面安靜地看著發生在福特身上的一切,福特偶然抬頭對上他的猩紅的光學鏡,他看到的......是享受,對他而言福特的痛苦給他帶去的是愉悅,沒有同情沒有憐憫,只是——只是高高在上地看著福特。



福特慘叫着上線,他警惕地環顧四周,如果再有人撲過來撕扯他的機體他一定要拗斷對方的脖子!但是周圍沒有任何人在,他的身上也沒有傷痕——起碼沒有太明顯的,福特覺得他剛才昏倒時肯定扭到腰了。

「活見鬼!」福特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自己的機體,一身的塵土嗆得他難受。

太陽已經落山了,福特謹慎地檢查了一下確定他還在廢棄的監獄裡,就在他頭痛欲裂昏倒的地方。他查看了一下相機,完好無損。

偏頭疼還在,不過已經輕了許多。難道說剛才的都是夢嗎?福特甩了甩頭,如果是夢,那個真夠真實的,連迷你金剛把手指卡進他燃料泵裡的疼痛都是那麼清晰......它最好是夢。

「不過是這地方有些嚇人罷了......」福特自言自語,「還有那些流言傳說......」



儘管有了一些很糟糕的經歷,福特還是按計劃完成了他的工作,之後的幾天光線都很好,讓他能如願拍攝監獄內部的照片。他回到在鐵堡的家,長途跋涉令他筋疲力盡,簡單清洗過機體後他就倒在充電床上一動也不想動,編輯給他打來電話詢問照片的情況,福特告訴他還差選片,編輯催促他明天把選好的相片發過去,但福特只是嘴上答應了下來,各個系統已經開始逐一下線了。等編輯掛斷電話,福特關閉了光學鏡轉了下身,然後他就進入了充電狀態。



福特睡得很死,這幾天的工作實在累人,還有那場噩夢......但願他能早點兒忘掉。

滴答滴答的響聲騷擾着福特,緩慢乏味的水滴聲像是編輯的電話一樣惱人。是忘記擰緊清洗間的龍頭了嗎?福特迷迷糊糊地想,他堅持了一會兒,嘗試不去管它,但越是想要忽視它,它越是響,最終福特忍無可忍地打開了光學鏡決心去關掉那個該死的龍頭。

當他的視覺系統恢復,眼前的景象令福特錯愕:這不是他的家,也不是他的充電床,這是那座廢棄監獄的囚室!

「你醒的剛剛好,」聲音從福特的身側傳來,似乎還帶著笑意,「我給你帶來了禮物。」

這個聲音給福特帶來了不詳的預感,他熟悉這個聲音,爐渣的他根本沒法忘掉。剛剛上線的機體遲鈍地感受到疼痛,而且集中來自於他的腹部,他感覺裡面自己的肚子裡什麼也沒有,字面意義的空無一物。他抬起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然後又摔了回來,他被掏空了,肚子裡的器官被擺的到處都是,而那個帶著詭異笑容的藍白機體正在一根根剪斷他的輸油管。福特想吐,但是他吐不出來,因為連燃料箱都被挖出去了。

「我想我帶來的禮物需要一些空間,所以我不得不......給它騰出一些位置。」那個瘋子一邊說一邊拿來一個火種倉,一個未成形的小火種正在裡面閃閃發光。

福特忍不住發抖,他的能量液在流失,機體溫度下降到近乎0℃,但疼痛卻沒有絲毫減退。

「真是意外的收穫,我從你的人身上發現了這個,我想他本人可能都不知道,對著我開槍的時候沒有一點兒猶豫......雖然他看不到了,但我覺得你會喜歡,你們汽車人最喜歡新生命了對不對?」

汽車人......?

藍白的機體帶著令人恐懼的笑溫柔地把小火種放進福特空蕩蕩的肚子裡,把它埋在被截斷的管線之中,扣上了福特的腹甲。

沒有母體支持的小火種根本存活不了多久,即便是處於下線邊緣的福特也能感受到他體內的小火種正在一點點衰弱。那個可怕的瘋子半跪在福特身旁,俯下身將音頻接收器貼在他的腹甲上,隨着小火種越來越弱的跳動在他的胸甲上打下拍子。

「福特,你能感受到嗎?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

福特終於發現,那惱人的滴水聲是他的能量液從檯面上跌落,砸在地上的聲音。



「那個——」福特從充電床上摔下來跌跌撞撞地衝進清洗間,把水流打到最大清洗他的機體,拳頭砸在牆壁上,「那個爐渣!變態!」他趴在水池邊倒空了燃料箱,然後打開自己的腹甲確認裡面有沒有小火種。

這是夢嗎?福特摀住自己的肚子坐在清洗池裡,如果是夢,他到底犯了什麼病要夢到那個瘋子?

福特想起關於格拉斯9號的流言,監獄裡住着鬼魂......見普神去吧!他才不信會有什麼鬼魂。

從清洗間出來,福特看了眼表,已經是午夜以後了。他重新躺回充電床,但是睡意全無,拜那個瘋子所賜。

儘管他還是很累,但福特已經無法進入充電狀態。他煩躁地爬起來,看到擺在桌上的相機,嘆息一聲想既然已經睡不着了乾脆就順了編輯的意,把片子選出來算了。福特爬起來把相機連到電腦上一張一張地審閲這幾天的照片,有一些拿回來才發現拍的並不是那麼理想。

福特大致定了幾張,他繼續往後翻,翻到了第一天時試拍的照片,他想反正也沒事幹,就把那些片子也一起看了。

但是......有些照片他並不記得自己拍過,是不小心按了快門嗎?可這些照片明顯是調過角度,考慮過構圖的......或許只是拍的照片太多記不清了?

福特沒有深究,看到一兩張不熟悉的相片也沒什麼,他繼續往後翻,當他看到一張天台的照片時,他猛地向後彈起,椅子砸在地板上發出一聲鈍響。

在天台入口處,那扇被卡住的門口面,光線非常差,但是可以辨別出在那片黑暗之中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正走出來,雖然非常不清晰,但是福特知道那就是那個折磨他的瘋子......他就在他身後!

「該死!」福特扣上了他的電腦,他的火種猛烈地跳動,讓他想起那個小火種在他肚子裡發出的聲音,讓他一陣惡芯。散熱片呼呼作響,福特咬着牙重新打開電腦,盯着那個影子。

「你到底是誰?」

福特審視着那張照片,他不會就這麼算了,如果那座監獄裡真的有鬼,他絶不會束手就擒。

「我一定——一定會把你找出來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