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6

狂飆/旋刃 Cyclonus/Whirl

感謝張張親愛的特別翻文給我!
嗷嗷嗷親愛的你人太好了這樣把我寵壞了怎麼辦!!
狂飆/旋刃的文實在太帶感啦!
立馬撸出這張圖....不算R18吧阿阿阿阿還是放最小好了!
 

張張的美妙翻譯,內文下收↓


作者:666CrescentMoonDemon666
CP:Whirl/Cyclonus
張張家:这里是废柴zhang自说自话的树洞 之 [变形金刚同人 狂飙/旋刃]无题拆【送给扣子】 @ 不老歌 - 记录与分享

「給點力啊,你這堆老廢料,就連我見過的機器昆蟲交配起來都比你著調,」旋刃叫囂著,挺著脖子對抗著腦後那只想把他按在床上的手。

狂飆發出一聲低吼,收緊了對前Wrecker脖子的鉗制,擺明瞭要讓他閉嘴。腰上猛力的一挺確實讓對方的叨叨卡了殼,隨著狂飆的一陣狠插猛搗,趴跪在他身下的瘦長藍色TF的發聲器裡爆出一陣靜電雜音。

「我真希望你長了一張嘴,」狂飆忿然從牙縫裡擠出一句,用力地摳住旋刃的大腿以便提供更好的著力點,同時進一步拉開他的雙腿,強迫他伏得更低。他咕噥著,感受著對方的介面緊緊地卡著他的管子,讓他迫不及待地迎接每一次抽插所面對的挑戰。「那樣我就可以把它們焊死。」

「呃嗯,那可是個損招,虎子-啊啊!」

旋 刃雙鉗緊握,被牢牢地綁在了身後,任他怎樣拉扯扭動也掙脫不開。捆綁遏制了他的機體上的好戰性,旋刃只能將對狂飆的挑唆和刺激付諸語言,於是他抓住霸天虎 劇烈抽插的空當,拼命地大放厥詞。只有這樣他才能阻止自己在這粗暴對待中發出享受的哼哼,就算死一百回他旋刃也絕不會讓那爐渣知道這讓他有多興奮。狂飆採 取了充分的措施以確保他無法反抗,捆綁令他的引擎轉動得如此之快,他得拼盡全力才能控制得住。尖利的爪子摳進了他的裝甲縫隙,刮過裝甲表面,在金屬上留下 溝壑,幾滴淡淡的能量浸染了他的充電床,一道泛著水光的潤滑液從他兩腿之間流下。如果過後有人問起,只當他們幹了一架。

渣的,旋刃真該多賭輸幾回。誰能想到這老渣滓在床上居然這麼猛。那根插在他體內的粗大管子,刮擦著他內壁上的每一個傳感節點,尖爪摳進了他狹窄的大腿根,另一手則緊緊按著他的腦袋,企圖將他的喋喋不休悶死在充電床裡,旋刃還能保持理智簡直是個奇跡。

「啊,加把勁啊你這蠢虎子,」他譏諷道,「就這點本事啊你—?嗯啊啊!」

「閉。上。嘴。」狂飆咆哮,更用力地攥住對方狹窄的頸子,試圖掐得他說不出話來。

可 旋刃似乎能將他的粗暴對待以相同的方式轉嫁到狂飆的管子上,他有節奏地收縮,卡緊他的介面,以超出狂飆最初料想的大得多的力道。呃啊,渣的,如果說這感覺 沒有緊到難以置信,那他就是在撒謊。旋刃是個出人意料的好床伴。能像這樣掌控著旋刃,簡直太讓他芯滿意足了,而他做的越過分,對方回應的就越強烈。嗯,這 麼說,其實旋刃就好這口,對吧?

狂飆暗暗冷笑,調整手上的力道強迫旋刃的頭部底側平貼在充電床上。他重新擺好姿勢, 攥住一條細長的藍色大腿,扯過對方的下身迎合自己的抽插,前Wrecker扭動著,咒駡著,嘲諷著,直到一連串狂烈的戳刺將他化成一灘哀鳴著,顫抖著,說 不出完整句子的廢品。狂飆俯下身貼在他腦側,將機體的全部重量都壓在了他的後背上,就為了感受對方的震顫。

「我會教給你屈服這個詞的含義,旋刃,」狂飆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讓聲音透過他的胸甲震盪進身下顫抖的直升機體內。他將手掌環住對方的喉嚨,施加力道直到旋刃的獨眼開始閃動。

「唔嗯,那你就放馬過來啊,」旋刃咕噥了一句,雖然在這檔口聽起來更像是一種絕望的哀嚎,不過仍舊不改挑釁本色,「爐—爐渣渣。」

是 了,他虛張聲勢的假像終於裂開了一道縫。好極了。狂飆保持著姿勢,進一步壓住較輕的TF,提醒著對方此時的處境,利爪環住他的脖子。另一隻手探向旋刃的膝 關節內側,猛地向上拉,他的腰向前一挺,再次狂烈地在對方緊致的介面裡衝擊起來。這麼近的距離,他可以聽見哽咽在旋刃喉嚨裡的那些小小的咕噥和呻吟,還可 以感覺到被悶死在前Wrecker胸腔裡的引擎轟鳴,這可不行。利爪在對方大腿內側抓出道道切口,摳扯著他脖子上的裝甲接縫,舌尖自下而上舔過他細長的後 頸,品味著對方無意間的顫抖回應,來自旋刃喉嚨深處的呻吟伴隨著自己抽插的節奏,配合得恰到好處。

狂飆盡情在對方體 內衝撞,在他音訊接收器旁嘶吼。旋刃的機體隨著每一次衝擊而拱起,不再是為了抗拒他,而是應和著對方一次比一次兇猛的進攻,讓他插得更深,插得更狠,直到 背部裝甲凹陷,介面生疼。之前的挑釁嘲諷很快便被懇求取代了,不斷在「是的,是的,啊,再深一點,求你,沒錯!」這樣的乞求,和「快一點,用力,對,嗯啊 沒錯,爐渣,就是這樣!」的索要之間來回切換,這給予狂飆足夠的動力愈戰愈勇,不斷衝刺。渣的,他要有一個星期沒辦法順利走路了,嗯啊啊!可他愛死這個 了。

隨著兩人體內的電荷越積越高,即將到達極限,狂飆抓著旋刃脖子的手也越收越緊,而此時,旋刃首先超載了。系統全 面失靈,機體緊繃,他嚎叫著向狂飆挺入的管子弓起腰,光學鏡閃爍,伴隨著火種能量的爆發,機體經受著劇烈超載的研磨。狂飆沒有停,他大力抽插,緊緊抓著對 方的機體,手指嵌入了旋刃已然損壞的大腿根,用最後一次深深地頂入撞擊在對方甬道盡頭那一點,爆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他將能量液盡數傾瀉進身下那痙攣著的 緊致介面內。

當超載的眩暈逐漸消散,狂飆緩緩放開了他,重新支起機體。面對眼前那神志不清瑟瑟發抖的TF,他花了一 段時間欣賞自己在他機體上留下的勞動成果。輕薄的藍色裝甲表面遍佈著猙獰的抓痕,能量液濺了一身,有的地方仍在洩漏,而他渾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凹坑無疑會遭 到救護車的一頓數落,以及事後的猜疑。狂飆扯出一抹壞笑,當旋刃的介面鬆弛下來的時候,他將管子拔了出來,繼續品味眼前的風景。一大股混合著能量液和潤滑 液的液體從他體內湧出,順著他兩腿之間流了下來,介面抽搐著,空空如也,經歷了太過粗暴的虐待暫時無法恢復原狀。他要疼上一段時間了。

當旋刃一點點挪動著機體俯身趴下來的時候,狂飆重新收回注意力,旋刃瑟縮著,甚至懶得闔上對接面板,就那麼癱在床上發著抖,劇烈地喘息著。

「好吧,」他再度開口道,氣喘吁吁,發聲器裡充斥著靜電雜音。「剛剛……還不錯……不過,我試過更棒的……虎子……」

狂飆粗聲噴了口氣,重新爬到他身上,將機體的重量壓在旋刃窄小的後背上,直升機驚訝地抽了口氣,扭動起來。他固定住那藍色的TF,將他仍舊堅挺的管子在對方坑坑凹凹的裝甲上來回磨蹭,注意到對方的單眼閃過一抹熱切又淫蕩的光,他滿意地哼了一聲。

「誰說我跟你完事兒了?」狂飆低沉地吼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