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0

夢 2012/10/14


我帶著我的弟弟,住在某個建立於山坡地的大型社區。社區佔地極廣,出入都須開車;建築依山而建、還都是電梯大樓,有玻璃辦公大廈、也有賣場;道路曲折起伏,有的區段甚至臨崖。社區的氣氛很安靜,居民之間很少交流,走在路上也極少見到其他人。

天氣始終是乾燥、涼爽的陰天, 雲層很高、但密集。所有顏色都減了 30% 彩度,人們皮膚看起來都很蒼白。

突然社區被封鎖了,一大群不知何處來的軍人──或許不是軍人,但他們都穿著類似美軍的軍裝、背槍帶刀,開著二戰美軍吉普在社區內穿梭,只要見到離開住家的居民就當場格殺。即使如此、社區內依然很安靜,槍聲都向來自很遙遠的地方、或被蒙了棉被般悶而低,聽不見「人」的聲音。

我和弟弟想離開這裡,溜到社區入口時發現那邊有重兵把守,眼看巡邏的時間逐漸逼近,我們只能快點回家藏起來。當然,來不及,人步行速度怎可能超過吉普,我們只好就近藏到某棟棄置的半完工大樓內。大樓硬體建設都完成、只欠裝潢,因為是辦公用、樓層寬敞沒有完整隔間;而內部中央的巨大玻璃電梯井非常漂亮、卻沒有半點隱蔽效果;我們只能在短牆、或門柱後恐懼地祈禱不會被發現。

軍隊們進入大樓搜查,隊伍行進時吵雜的腳步聲和武器碰撞的金屬聲回音極大。我躲在某個L形的短牆後,隊伍朝我這方向來了,我恐懼地把臉遮起來、死命貼著牆,知道只是駝鳥心態卻難以自抑。

可是隊伍沒有發現我,他們經過我身邊卻沒有轉頭──明明只要往旁邊轉不到五度就能看見我。隊伍尾端有四個人、一女三男,因為沒有穿軍服所以相當突兀,他們倒是發現了我,最高的男人經過我身邊時把我一把拖進隊伍裡、他們四人之間。

我就這樣跟著眾人離開、完全沒有人發現我是外人;四人似乎跟軍隊很熟、跟領導打了招呼就帶著我離開。他們把我帶到社區裡最大的賣場,說他們在搭招牌呢、需要幫手,要我去跑腿。我一頭霧水、乖乖去賣場抱了雙面膠啦布啦彩色紙啦釘子啦之類的東西出來。四人還真的在做招牌之類的東西,是一隻有10m長的金魚形招牌,一邊貼布固定,他們一邊跟我說:他們是軍隊裡的特別組,每個人都有特別有用的能力,直屬於總領導;但他們權力有限、只能保護一個人,他們帶頭的那個決定帶我出來。我的弟弟呢?他們搖頭。

整場夢裡,我始終沒聽見任何「人」的聲音,沒有交談、沒有哭或笑聲、沒有被殺害時該有的哀鳴。 連那四個人對我「說話」的時候,是彷彿打字幕般用「看」的。

之後我跟著他們一起住在營區、一起工作(打雜),我一直沒發現弟弟的屍體或任何死亡的證據,也沒有任何關於他的下落。



-END-

2 則留言:

  1. 看开头以为你穿越到模拟人生游戏里去了Orz这是什么僵尸末日资料片么!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的夢幾乎都是這種末世紀口味... 有時間了慢慢來整、能出原創了XD

      刪除